黄子华经典语录

时间:2017-07-23 名人经典语录 我要投稿

  拍电影就好似人想去欧洲旅行,一世人总要去一次。

  我觉得做人好像钟摆那样,我们由一边荡向另一边,去到最高,自然就会跌落,由头开始过,然后荡向另一边。如果大家像我这样看的话,你会开始觉得,其实这样又上又落都很合逻辑?。

  我一路以来都好努力的想做到一个情况,就是没人可以代替到你,那样我才有我的存在价值。如果不是,人们就会这样说:‘黄子华怎么那么贵要收二千块?一千八给我找一个顶替他!’那其实你黄子华就只是值二百块,随便一个人便宜过你都可以顶替你,那你就是没有价值。

  塔伦天奴,他给到我一个启示,就是无论你是怎么大众怎么商业化,你都必定要有一个好强烈的个人风格,你才可以在现在生存。因为九五年开始,是一个‘自我大路年代’,仍然是商业化,但一定要有个人风格。

  香港是个生活水准很高,而生活素质却很低的地方。北美有全世界最好的天然资源,可以生活得很便宜,而生活素质却很好。在香港,我都是负资产,我们被误导相信香港土地有限,其实是在控制之下有限而已,可以卖的地方有不少的。

  不谈政治笑话,亦是对演出水平的追求,此决定可说舍易取难。”有些内容很容易便能够产生效果,如外国黑人栋笃笑,不离两大话题:一是性,赤裸裸直入子宫的性;另一是讲他们如何被歧视。挖苦名人取悦观众,对我在技巧上来说,是有点欺场。所以时事与整体主题无关便不讲。“

  人家对我说,你此生也休想做歌星,等下世啦!可我就只有这一世,afford得起便试试,难道真的等来世?

  你话我盲目也好,勇也好,我很少想后果。就像夹band,摆明折本。如果我想得多,就一定不会做。但我要未来开心快乐,又何必计太多?

  我跟一个朋友说,退休了不知道干什么了,他说,就去玩啊。我说可是我都在玩啊,一直都在玩,我的工作对我来讲都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。

  这类书(存在主义)使我由没有角度到有一个角度去看人生与世界,不再像风中之叶。它们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,譬如影响了我某程度的玩世不恭──这也是一个选择;另一方面,却令自己这飘渺的人生实在一点:至少它们使我感受到、肯定了存在的实在性,使我提醒自己生命冇take two。

  喜欢它(存在主义)没有提供既定的方向,而让我们自己追寻。现在的香港,许多人不知存在主义是什么,也会自杀,好似欠人三十万就理所当然要自杀,其实背后是很深的空虚。现在香港人倾向没有选择,其实是他们看人生的观点角度没有出路,他们根本没有自己(看事物)的角度,哈哈,现在物质就是神,资本主义就是宗教。“

  没有时间看书。这样,人会很干!很干!我觉得没有时间思考及吸收的情况下看书,会浪费了一本好书。今年会好一点,于是一有时间就看书。

  我发觉(读书)真的不需要快,对于一些书,甚至不妨重复地读。当然,快或慢视乎你是否希望被一本书影响,如果只是为了娱乐,自然不需要(慢读),但如果你想让一本书影响你,那就得给它时间。

  单方面去爱是没意思,有如打乒乓球,有乒必有乓,让人拒绝真难受。

  如果有种女人像这样忠心的狗又如何?“那就惨,一个女人太忠心,会好烦”

  狗的忠心,往往令人类自惭而感动。

  两个人相处可能好烦,好闷,有时会不开心吵嘴;但系,如果将这些“小磨擦”,预计在自己的“爱情成本”内;换一个角度,可能是享受,也可能是乐趣。

  大家只要有饭吃,生活稳定,就甚么也可以不理!安定生活,才是人民的真正鸦片。

  人把物质欲望降低些,便没那么多烦恼了。

  我是基督徒那时,觉得宗教是真理,可以拯救人;后来发觉如果人不能够救到自己,你都要接受,那就没人可以救到你。

  有什么办法对未来有美好的幻想?即使我的童年不坎坷,我都不能说这个世界美丽,因为这个世界根本不美丽。

  满足不一定开心,可能是种苦涩的满足感。

  喜欢“楝笃笑”,因为这是训练自己变得豁达的工具。

  当我开始创作时,我明明在晚上想好一个笑话,临上床前仍然觉得佢好好笑,但到明早拿来再看,便已觉得还是有欠完美。如是者过了几个星期,这样的自我踢爆过程不断地重复又重复,我便开始知道为何在我之前,那么少人愿意搞一个纯单人的TALKSHOW。

  我知道甚么是完美,虽然我现在未做到,但至少我会清楚甚么是在我控制之内。

  朋友,不要误会,我深为自己念了哲学,感到庆幸,但我恐怕很多人一生的许多决定都很像我。不是因为真正喜欢一样事情而去做,而是为了逃避另一种事情,好玩得无奈!

  其实不喜欢可以有一百个原因,而那些原因是我不能改变的,故我只能就自己的缺点而改进,然后做些成绩出来,让他们明白我也曾努力过,如果成功的话,也是我应得的。

  假如最惨、最可悲的事你也可以开怀大笑一餐,你这个人便自然豁达,如果你只能对好玩、好笑的东西大笑一餐,我便要问一句,世上那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。我觉得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,如果任何事均可一笑置之,那你便会变得豁达。

  如果说我及栋笃笑对这个社会有甚么意义,我只会觉得,你进场是因为可以与一大班人,一同就身边的一些很无奈的事情来大笑一餐,如果笑完后你能解决那个问题,这当然是理想,但如果不能,拿来笑一笑也无妨。

  说实在的,选哲学纯因到了外国后,多了一点时间去思考问题,然后我便发觉,很多问题不单是答不上,实际是怎样发问也未懂,所以便想去找寻这个答案。

  我觉得凡是竞争都是良性的,不会是恶性,只会有好效果。会否爆煲?总之一句讲哂:无论任何行业,都是汰弱留强,尤其在这个时势。

  每个人就只剩下一条命,我不是,那我还可以剩下什么。

  传媒不是一个人,是一种建制、文化,香港太小,传媒网络是铺天盖地的繁密。被他跟踪当然是不舒服,有艺人会很气愤,出来骂他,但这样做等于对空气骂,没人会应你。就等于你骂资本主义,资本主义根本就不会回答你。

  现在就不会对婚姻去下定论,最重要看一下是不是找到适合的人,令你很想跟她进行繁文缛节、结婚?高兴一下。但这么久以来我都暂时未遇到一个这样的人。

黄子华经典语录相关推荐